1. <meter id='g6rs6'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制造業短闆與德國制造精髓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飛宇防爆科技有限公司發布時間:2020-11-11 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    還未從全球金融海嘯中走出,冰島、希臘、葡萄牙和意大利的ZF債務危機又相繼引爆,給人的感覺是歐洲正在淪陷。當有機會近距離觀察歐洲時,方意識到,歐洲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出生率下降、人口老齡化而導緻的經濟活力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目前所處的發展階段跟歐洲國家截然不同,中國呈現出傲視全球的增長速度,但中國經濟也面臨很大的結構性問題。我們不能戴着有色眼鏡去放大歐洲發達國家的疾患,也不能對中國經濟中的問題避而不見。隻有正視發展中存在的問題,才能構築長期增長的根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歐洲的困頓

                  考察途中,有同行人感慨德國成熟的基礎設施:“美國人花全世界的錢,德國人花自己的錢。”此言非虛。美國憑借其美元全球儲備貨币的地位,長期維持巨大的貿易逆差,過度消費和過度杠杆化導緻次貸危機。德國以不超過中國四川省的國土面積,多年以來一直保持全球第一貿易順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令人起敬的是國民整體素質。在德國考察的兩周時間裏,沒有聽到汽車鳴笛聲。即使是鄉間小路,每在交叉口,駕乘汽車的人都要停下來很仔細地觀察,确保無行人時再通過。對于屢屢見到的程式化停車看人的動作,團中有人感慨:“這是在德國。如果在北京這麽等着永遠都過不去,過于講文明會被淘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以出行細節作爲兩國國民素質的判别标準恐有失武斷。考慮到德國隻有8000萬人口,而北京市的常住人口都超過2000萬,擁擠程度遠勝之。在很多人眼裏,效率重于形式,在北京,整齊劃一地遵守交通秩序,恐有不小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參觀的7個品牌,都位于德國安靜的小鎮上。靜谧得好像時間停止了流淌,觸目望去,都是上了年紀的紅黑兩色的建築,窗前、門口都點綴着小花,偶而能看到一兩位老人,年輕人很少。這是城市化的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慕尼黑和法蘭克福兩大中心城市,人口不是很多,市區面積也不大,沒有太多高層建築。“二戰”後“嬰兒潮”時代出生的人已經到了暮年,和德國一樣,整個歐洲都面臨人口老齡化和出生率下降的困擾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歐洲面臨的經濟環境也跟人口結構有關。市場消費能力停滞,企業營收增長出現困難,國家稅收受到很大影響。而這些國家普遍實行高福利政策,經濟上升期間累積起的巨額債務在金融海嘯後引爆,各國ZF爲削減債務焦頭爛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以想象,德國市場消費能力停滞不前,如果德國的企業不拓展國際市場,就難以有持續的增長。在憂患意識的推動下,德國企業重新定位,産品以簡潔爲面,取材以品質爲上,工藝上不厭其精,在全球拓展高端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德國的國民性格認真得近乎刻闆,這跟高端制造業形成兼容。不在價格上向市場妥協,以質量取勝;不在設計上向潮流脫離,簡潔實用爲本。由于勞動力稀缺,德國工廠機械化程度普遍很高。雄厚的科研實力是機械化的後盾,高精尖的數控機床和模具使德國企業卓爾不群。同時,德國企業不吝人工,把手工精神融進産品,成爲高端血統的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德國企業專注而執着,福适寶做門把手、吉徕做開關、嘉格納做電烤箱都有數百年的曆史,在所在的細分領域無論是聲譽,還是市場占有,都做到了金字塔尖。盡管有公司通過上市成爲公衆公司,但創始家族依然能夠在公司發揮很大的影響力,維持着品牌的家族血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制造業的短闆

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達芬奇天價家具“洋品牌”身份被指造假,讓很多奢侈品愛好者瞠目結舌。其實,顧客稍有點常識,就不至于上當。所有意大利乃至西方著名家具品牌,一定是創建的名字,絕不會拉一個畫家的大旗來做自己家具的“表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達芬奇家具并非孤例。在服裝、鞋履、建材、家電等領域,僞國際品牌大量存在。這些企業連仿冒國際品牌都省掉了,直接把自己冠以國際名牌,利用信息不對稱,大力進行市場推廣。由于欺詐大量存在,老百姓隻能哀歎“天天上一當,當當不一樣”。有些假冒僞劣即使擦亮眼睛也無法辨識,比如三聚氰胺、瘦肉精和各種食品添加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毛片A级毛片在线看雖然國内發展市場經濟已超過三十年,但發展中的問題多多,重信用的商業文化一直缺失。相較于提高産品質量、提升産品文化内涵、完善管理和銷售體系等立本之道,企業對短期見效的逐利之術太過重視。例如,國内各大奶業用在廣告上的預算比例可能是全球最高的,有時還相互攻擊。消費者支付了愈來愈高昂的價格,但中國乳業的标準之低幾乎創世界之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毛片免费完整版在线令人擔憂的是,中國制造業的産業環境一直處于惡化的過程中。這幾年,産業利潤不斷向上遊采掘、原材料環節集中,這常常是國有企業的傳統領地。在制造業不彰的情況下,民企制造企業“三三制”開始流行:1/3資金做老本行,1/3資金做房地産,還有1/3投機大宗商品和股票。做老本行的公司實體還通常作爲銀行貸款的融資通道,貸出的款項不是用來擴大再生産,而是用來房地産投機。在通貨膨脹的時代,原材料、人工、資金等生産要素成本大增,企業通常沒有能力轉嫁,這也是國内企業棄實業而放任房地産投機的深層次原因。國際模協秘書長羅百輝表示,在國内經濟轉型過程中,企業主面臨着很大的壓力,資金、土地、技術等生産要素和ZF動能交織在一起,逼迫産業升級。比如,模具、數控機床是現代工業的骨架,但這兩點是中國制造業企業的短闆;同時,德國企業在産品表面處理上極盡心智,不惜手工,産品賣相很好。重金投入的生産設施折舊很重,嚴格的環保法規也逼迫企業走向高端。事實上,德國的這7個品牌,曆史最久的超過300年,最年輕的也有62年,做的都是很普通的行業,家族數代都在做一件事情,每家品牌都能建起自己所在行業或産品的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些企業迎合ZF号召頻繁進行産業升級,就不會有今天的品牌。這些品牌都不太強調産能,不通過價格向市場妥協,主要精力投向是在全球範圍内設展廳,與設計師務虛(概念設計)和務實(産品設計)合作,将産品打入全球範圍内的标志性建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産品售價很高,最低也是中國國内産品的10倍以上。但并沒有因高價而引起滞銷;相反,德國制造成爲品質的代名詞,爲德國貢獻了與中國相仿的貿易順差。德國很少進行加工貿易(加工貿易貢獻中國出口額的一大半),國土面積也隻相當于中國四川省大小,但德國制造的底蘊和實力讓人不得不歎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ZF主導産業規劃失效

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,中國的名義财富急劇增長,進入新世紀以來更是直線上升。截至今年6月,中國居民存款、企業存款和流通中貨币總額高達78萬億元,超過美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德國麥琴根的胡戈·波士(Hugo Boss)工廠店,胡戈·波士一套西裝售價合人民币兩千多元,襯衣單件三四百元,甚至比國産品牌雅戈爾都便宜。這個備受國内推崇的奢侈品牌,國内售價通常過萬元。因貨币泛濫導緻的購買力縮水,已經成爲中國居民最大的恐慌,這對制造企業來說,也不是利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爲求破解,決策層提出培育和發展節能環保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生物、高端裝備制造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新能源汽車等七大新興産業,後來又加進高鐵,作爲新興産業之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驗證明,ZF主導的産業規劃通常是失效的。試想,如果美國上世紀70年代也像中國發改委召集各大部委圈定戰略新興産業的話,電信、互聯網、生物制藥肯定不在其列,因爲這三大行業在當時還看不見其嫩弱的萌芽。事實上,這三大新興産業進一步奠定了美國資本主義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各地方ZF力倡的半導體照明已經出現過剩的迹象。中國企業的訂單蜂擁至德國LED外延片關鍵設備MOCVD的制造商Aixtron。安徽蕪湖、天津、廈門等地方ZF爲LED制造商進行土地和稅收優惠的同時,還爲他們進口MOCVD提供巨額補助。目前,創業闆已經有多家LED制造企業,這些企業用着德國的設備,向日本、韓國進口原材料,做着微笑曲線中附加值最低的封裝等環節。ZF揠苗助長的巨額補助更讓這些企業喪失了創新的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'g6rs6'></meter>